元辰:追踪欧阳杏蓬的散文

发布时间:2020-01-08 13:29:53 中国文化网

【元辰,本名袁国新。中国散文学会、湖北省作协、湖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湖北省诗词学会会员。宜昌市夷陵区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出版《迈向智慧的金色通道》、《悠游人生》、《网上漫语》、《现场批评》等著作。】

欧阳杏蓬打工散文与王十月打工小说相当牛逼,是当下文学由乡村向城市过渡的两个代表性人物。惜我们的专业作家,还在书斋里精心炮制所谓主流的现实主义的不痛不痒文学。老夫偏就喜好生存艰难的打工文学,偏就不喜欢饱暖思淫欲的主流文学!

——题记

《无法脱逃》

“这个时候,像地上的青草,没有多大意义。”这才是本来、本原。意义是人为的、后加的。寻找意义而后能忘却意义,不以各式各样的意义为负担,真实的意义便从心中诞生了。

无法逃离,也无须逃离。生的责任与本意就是面对自己的命运,尽到自己的努力。至于结果如何,本不在自己的操纵之中。“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与“无颜过江东”都有可能。既然个人无力改变,那就只有面对。一分钟也不放弃努力,什么样的结果我都承受。寻找与行走无非达到这样的境地。

楼主是个善思善悟的人,虽多坎坷,必能坚持。从前人与别人的努力中吸取力量,认真踏实地对待每一天的命运,必能久行致远。把握生命的当下,就是把握了过去、现在与未来。

《娃们,你们像子弹》

欧阳杏蓬与王十月一个用散文一个用小说,书写农村青年在城市里的苦斗,是名符其实的城市打工文学代言人。在浮躁的城市和浮躁的阅读时代,人们也许看不出城市屋檐下苦闷与突围的意义,然而毕竟是时代脉搏里的跳动,必将进入精神史与文学史,关键在于好些再好些,经典就会产生出来。

《穿越物质》

我正在奋力进入物质——超越有形有相的物质、极其精微的物质、宇宙元物质的物质。不是我要把它叫物质,是德国的马克思要叫它物质,并说它是标志世界唯一特性——客观实在性的哲学范畴。我更愿意叫它道、佛或者本原、本来。不过,只要实已找到,名怎么叫很无所谓。现在就可以安心地进入物质、等同于物质,这才是真实的来处与归处,万物最终的家园。

进入精微的元物质,意味着放弃有形有相、丰富多彩、眼花缭乱的大千世界,放弃眼耳鼻舌身的快感享受,放弃穿金戴银、坐拥高位、名震三山的得失,当然也要放弃缠绵的情爱忧伤、切身仇恨和肉欲快感,甚至要放弃我这个肉身以及我这个精神个体。贪官无论如何舍不得放弃这一切,红尘英雄心系功业当然也舍不得,凡俗人等留恋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乃至相信好死不如赖活着的街头乞丐,也不会放弃感官享受与名望得失,去进入什么终极家园。

我从心理上意识上放弃或超越这有形的一切,口言之,心想之,身行之,我就不再属于俗世的物质族。因为我已经享受了基本的物质生活,饿不着,冻不死,这就足够。只须感恩父母,感恩大地,感恩食物,感恩岁月;无须留恋多多,贪欲多多。从心理上意识上精神上把自己逐出俗世,开始艰难的朝圣之路、独行之路,真地要想好,永在途中,无所依傍,终生行走,穿越生老病死、得失荣辱,归于无形,需要勇气、意志和耐力。

这是另一种穿越另一种飞升另一种朝圣与还乡。穷究天人的初衷与正知正见的渴望是修行的资粮。宏愿已发,无容悔改。

《右眼迷离》

即是右眼不迷离左眼也会迷离,行走在迷离的时代,更根本的是做了会思考的人,面对浩渺天宇、亘古长河、纷繁世事,如不迷离,则定狂欢。群体狂欢的文革时代,大概只有预见危险将来的先知者才无意狂欢,满心迷离。在纸醉金迷、物质利益最大化、边缘人群继续边缘化的今天,只有身受波及和怀有先见两类人不会狂欢。所谓迷离者实则不迷,反是看得太清醒。所谓不迷离者实则大迷离,把心扔在了眼前的荒漠里。

《天桥上的行乞者》

当虚假政绩成风的时候,受伤害的是真正的民心工程;当伪崇高成风的时候,被冷落与抛弃的是真崇高;当伪道德流行的时候,真道德成为替罪羔羊;当假行乞横行于世的时候,真乞讨者被逼到了死亡的边缘。世事就是这样的真假莫辨、真假相依,拷问着我们的智力,也拷问我们的良心。善心难免不被捉弄,而且即使你不改初衷地坚持,也不可能就所有的人于苦难,只能尽心尽力而已。

《挖河的人》

学大寨的年月里,我家乡大队的父老乡亲总是自备米粮柴禾,到很远的地方修水库挖沟渠,只有任务,没有报酬。完成分配的工程标工,才能回来种本大队的田。参加工程的劳力回本队记工分参与年终分红。这就是“一平二调”之一种。我家乡本是穷困山区,又从没有本地可以受益的工程,可想而知是越来越穷。文革将要结束的前三年,种田人竟年年要吃半年以上国家反供粮。吃不饱饭是普遍现象,能杀诸过年的少之又少。十个工分分值8分钱,缺粮户(当年或累计欠生产队口粮款的户)百分之八九十。这段历史,现在的年青人多不清楚了。

《温暖之念》

不是生活里没有温暖,是心里缺少温暖;不是心空万里无温暖,是塞满人间争斗无处盛温暖。虚假的温暖阻塞了心灵之路,冷酷争斗与互相鄙视熄灭了温暖。严寒的日子总有温暖从门缝挤出,铁石心肠总会被温暖感动。网间亦如此,看自己对他人有没有一颗温暖的心。写作的人不仅为自己寻温暖,还要为城市乡村寻温暖、为历史和未来寻温暖。

《穿过开满鲜花的城市》

尽管只匆匆一瞥

尽管没一朵花属于自己

依旧奋力

青春你的容颜

真实你的美丽

感动你的温暖

不是冰冷的石头

不是王侯的颜面

不是榨汁的机器

而是

我们心中的归宿

驴友的精神驿站

《空月亮》

月亮空,我不空,天荒地老坐当中。

任凭世人想安逸,我只行乞冷月中。

惯看朱门霓虹醉,暗想山乡老腹空。

杯中无酒李杜老,掌上托钵望远空。

《软蛋》

城市苦闷,城市平民的苦闷,城市小人物的苦闷,油盐酱醋差的可闷,生存、发展与提高的人生向往与城市进程、城市管理、城市社会保障、城市社会公平种种现实之间的矛盾,可不可以写?可不可以说?按文革批写中间人物灰色人物小人物的作法,是不能写不能说的,只能歌颂。但文学是民生的大众的,城市苦闷人群有理由申述生活困境心里困境精神困境,真实反应城市进程中的民众精神进程。这是为了城市问题的解决、城市理想的成熟、城市社会的最终完善和城市人生的更加完美。我不遗余力支持平民的小人物的城市文学,为城市的最终温暖投以殷殷期待,中国城市应该成为大众的幸福家园。

《一群牛在天空飞翔》

欧阳杏蓬打工者散文与王十月打工小说相牛逼,是当下文学由乡村向城市过渡的两个代表性人物。惜我们的专业作家,还在书斋里精心炮制所谓主流的现实主义的不痛不痒文学。老夫偏就喜好生存艰难的打工文学,偏就不喜欢饱暖思淫欲的主流文学!

《狂妄之想》

城市在疯长,这是我们盼望已久的。可城市的到来并不意味福音也已到来。也许会来,迟早会来,但一定姗姗来迟,向盼望城市的人索要高额代价。对许多人来说,城市是苦难是虐杀。只有最先的一代两代涌入者受尽虐杀躺入地下之后,城市的仁爱之心才会出现。但无论如何,我们已不能也不该阻滞城市的增长,它不以我们的一直为转移,它还要继续剥夺乡村侵占乡村,把更多的人赶入城市,为它流汗出血。如何把城市的冷漠、粗暴转化为仁爱善良适宜人居,正是我们面临的难题。破解难题,只能指望城市人性化的文化生长仁爱之心,指望我们赋予城市灵魂。这是我极力主张城市新散文写作的理由。

《凭窗而坐》

临窗而坐,观大千世界,问人间凉热。在融入与抗拒的矛盾中审视城市进程与城市灵魂,寻找当今都市的人文之根与仁爱之心。现在是建筑大了人小了,何时能家宽了人也大了呢?

《寻找墓地

散文须开新路,须有想象力,当然也需要灵动的智慧、深邃的思索、诗意的氤氲,这些杏蓬都知道。读他的散文,可以见到活人,知道他生存在什么状态。这是他比许多散文走得远的重要一面。他在城市打工散文方面,是我见到的不错的代表者。

《日不落的地方》

好散文。

好伤逝,好无奈,只剩下鲜活的记忆在血色的阳光下闪动,多情的心流血流泪而无能为力,这也许就是人生的无奈和时光的无情。

但仅有这些,还难说一定是好散文。必得与灵动的叙述、生动的细节、出乎预料的想象、发自内心的感叹相结合,借助文字表达能力的高超,才能意文两彰。

《太阳落城》

一个生活在嘈杂城市每日为衣食奔波的人,能够相欣赏太阳落山一样欣赏太阳落城,从挂在远处楼角上的落日余晖里,寻找出古典的美来,也许只有不肯被城市物欲淹没的那些人才能做到。更多的是赶回家收拾尿片、清理刚刚捡回的破烂,或者奔发廊奔酒吧,更甚者当然是去吃公玩公包不得跟情人新买的卫生巾也要报销。

《外乡生活的一种矛盾思考》

乡村与城市的对比,自然与隔膜的对比,物质生活简单、心灵幸福与物质生活相对改善、心灵困惑的对比,或许正是我们需要城市哲学、现代哲学、城市新    文学、城市新散文的理由。城市只能成为工业与商业机器、只能成为他乡人的泪窝吗?表浅的感动也许一直有,只是被异乡人或城里人的伪清高所掩盖,为追逐生活的匆忙脚步所踏碎,没有像看城市落日一样用心发现;但深入内心的感动的确稀缺,城市荒漠与城市恐惧、城市颓废正在心上蔓延。现实的家园、记忆的家园与理想的家园不能重合,让我们一起在归家的路上终生奔波。城市,应该为奔波劳苦的人献一首心灵牧歌。你就是那个自己痛苦着、却为更苦痛的异乡人献牧歌的那个人啊!

编辑: zhangxin 来源:新众网
0
延伸阅读
a04-正文-广告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