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杨焱钧话端午

发布时间:2019-06-08 14:26:48 中国文化网

端午其实是中国先祖祭祀龙图腾的日子,龙舟赛就是图腾之一,《易经》里的飞龙在天,也是在渲染端午的吉祥。但是我更喜欢把端午理解得浪漫而诗意,端午就是双手捧着的正午时光,最好是美丽高贵的女娲神双手捧着,捧着云烟、捧着诗意、捧着繁衍生息、捧着黄河长江、捧着华夏数千年跌宕起伏的时光。

\

青年导演、诗人杨焱钧

后来一个叫屈原的诗人给端午赋予了悲壮的色彩,说他忧国忧民也罢,说他郁郁不得志也罢,总之他在端午节投河自尽。一个诗人走了,一个为民请命的人走了,也是一个悲苦飘荡的人走了。谁为人民请命,人民就铭记于心,这是真理,所以屈原老师一直活在民间。我到过屈原老师的故乡秭归,是《光明日报》搞了一次声势浩大的诗歌大赛,我荣幸获奖被邀而去。                             我喜欢屈先生的《离骚》,但我实在不赞同屈先生的死法,先生自尽是自绝于梦想,多少都有些逃避现实的意味,我不能理解的是,《离骚》写得酣畅恣意,如此高才之人何必贪恋让一个昏君听自己的谏言呢,还是没有做到一个诗人真正的洒脱。这点就不如司马迁,不死,痛苦着,隐忍着,记录着历史,记录着人性的光辉与暗淡。不过端午是个好日子,把我的获奖诗歌发出来,与各路神仙共勉————

\

青年导演、诗人杨焱钧

杨焱钧:《命运及正在思索的事物》(组詩)

(荣获第二届“屈原杯”全国诗歌大赛二等奖)

<<被风吹动的时光>>

裸露的根须和墓碑

都是时光里容易折断的花朵

它们脆弱的样子被风吹动

进入一种表情坚硬的安静

这时,黄昏铺展下来了

沉默在命运里的那个人

怀旧的品格开始象云一样低垂,再低垂

那些正在成长的星辰

那些急于出发又善于奔跑的姿势

都更接近一条大河的影子

我想如果大地是一只乌鸦

它的羽毛渐至丰盈

它翅膀上的春天,一天比一天广阔

哦,我轻轻眺望的爱人

她背后的月光被风吹动

正由远而近的潮红

<<和草一样摇摆>>

我怀念一只苍鹰

怀念草丛里两只野鸭子的窃窃私语

风那么执著,吹得时间无处可逃

而我的心灵上,始终停泊一对蝴蝶的翅翼

那颜色青了又黄,黄了又青

青黄不接的时候,飞上天堂

我不是一个孤独的人,碧草连天

有那么多山羊仰望我

我熟练地甩动鞭子

连我的烈酒、我的绣花枕头一块甩出去

连一个外族丰腴的女人一块甩出去

连我的灵魂一块甩出去

黄天厚土,万千生灵

我和更多的命运一样,去向不明

扪心自问:谁感激过草的馈赠

她摇摆的姿势活在二十四个节气里葱郁

那些吞咽风霜的人

胡子一根根凋落,覆盖着大地

<<在辽阔的星光下>>

这些令我仰望、膜拜的星辰

有一颗注定是生养我的村庄

有几颗必定是我曾经夜行的城市和岛屿

更广袤的一些,是命运

它们闪射的光芒,长着小尾巴

瞧,正从俯视的姿态分离,游向树的根部

我自知渺小,如一朵细浪的水声

但我努力在星光下沉静

并随风流淌,把灵魂流放的更遥远

以此表明我活得多健壮

而且拥有了创造幸福的气度和力量

我肃然起敬----

对那些南来的北往的携带旧伤的心灵

我们在星光下铭记鲁西南

铭记一块影影绰绰的红薯,及比生命还辽阔的露珠

至少,我们跪下

拨开一层层飘荡的迷雾,看清了路

看清了活着的方向

<<月光>>

月光,我喊了一声

月光,月光,然后我喊了数声

她旁若无人地亲吻低处的水草

她皮肤上的细纹象沙土的气味四处游荡

有时候她绕过一道门坎

探询一条尤其静寂的路

我感激月光坚韧的芒----

在一百年前行走自如

在一千年前的戏台上呼吸舒畅

那些被夜晚反复传递的生灵,历经化成之痛

比桃花更煽情

比戏里咿咿呀呀的各类角色更赋予皎洁

我不曾熄灭遗址上的风,及张望

所有流传的神都聚拢在祖母身旁

她们抚摩过我脸庞的手指

红润如初

随牛马成群的汉字,晃动一方水土

月光啊,请接受我此刻阔大的心

接受路过的和尚未路过的花骨朵一样的命运

<<我热爱的鸟>>

那一群,两群,一大群

都是我热爱的鸟

大风刮来,她们躲进鲁西南的一个小村子

对着正在描画的春天鸣叫

她们的声音极象风水

极象一条流畅的充满困惑的绳子

从南至北,从南至北

我会对热爱的鸟说:看着我

看着我黄豆一样沉实的肤色

如果需要食物

就去了解播种的真相

如果需要子女

就钻进野草丛庞大的根系里生育

如果倦了,就垂下尾巴

但一定保护好双翅

那上面裸露着鲜红的胎记

那是中国式的胎记

是一朵驱赶着时光回到心灵中间的牡丹花儿

如果,如果我离开生活一会

鸟啊,千万不要飞离大地

要等一切都安静下来

编辑: 牛琰 来源:中国金融商报网
0
延伸阅读
a04-正文-广告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