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隰县:扶贫移民管理混乱 移民户交款六年住不上房(上)

发布时间:2017-09-11 14:46:50 中国文化网

\

等待搬迁的扶贫户住的窑洞

扶贫,事关人民福祉,责任重大,意义非凡。为了全面实现2020年小康社会,党中央、国务院多次召开会议作出决策部署。同时,对于违规操作弄虚作假的、虚报政绩的进行问责,问题严重的,移交纪检监察机关处理。截止到2017年4月,多起扶贫中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弄虚作假的官员被纪检部门问责。但是,还有一些地方政府官员漠视扶贫中存在的问题,甚至有的还在工作中弄虚作假。

近日,山西省隰县下李乡、阳头升乡、龙泉镇一些村民反映,2011年,他们9个自然村144户被当地县扶贫办选定为移民扶贫户,搬迁地址为该县城五里后村砖瓦厂旧址,可是,现在钱已交6年了,扶贫户到现在也没住上房子。

政府移民扶贫房六年难入住

\

2011年山西省移民扶贫隰县名单

山西隰县,国家级贫困县,位于山西临汾市西北边缘,与陕北地形地貌一样,属典型的黄土高原残塬沟壑区,好多农村位于“山路十八弯”的沟壑里,进出很困难,经济收入十分匮乏。沟壑里好多村民仍然居住在陈旧的窑洞里。即使当地有扶贫搬迁移民指标,但是对于很多住窑洞的村民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8月16日,记者来到隰县,对此事进行了解。

在解家疙瘩村,记者一行围绕沟壑小路,不知饶了多少个弯,才找到这个村。

进村后,才了解到,这个村多数是住窑洞,有的窑洞破败不堪。解家疙瘩村有72户属于扶贫移民搬迁户,其中,任家沟自然村占多数。

据村民讲,2011年,村委会通知他们,任家沟村被隰县评定扶贫移民村,每人补助4200元,扶贫款由村民签字后交给高锦林。楼房剩下资金由被移民搬迁户按每平方米1390元交款,共分三期,第一期项目开工时交3万元,楼房三层建顶时交3万元,六层封顶时再交3万元,最后剩余款项交房时交完。交房时间为2012年年底。

据记者调查了解到,他们扶贫移民的项目叫康乐新村,项目地址以前是县城五里后村的砖厂旧址,这个砖厂以前是高锦林经营的,所以,移民户的购房款也是被高锦林收走。

村民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协议书》,该协议书显示:甲方为康乐新村,法人代表为高锦林,乙方为移民户,丙方为隰县建安工程有限公司第十六分公司。协议上标明“根据国家扶贫移民搬迁政策和晋开发办(2011)26号文件精神,按照县政府安排及计划,结合我县移民实际情况,甲方提供坐落在城南乡五里后村鑫金砖厂宅基地,甲方为乙方修建‘移民搬迁’工程。”交款时间为村民所述基本一致。该协议工程开工时间为2011年7月,竣工时间为2012年12月底。

在阳头升乡刁家峪村半沟自然村,该村全部为窑洞,年久失修,已无人居住。所有村民因没有等到移民搬迁房,自行搬到周围村庄。在刁家峪村,找到一位扶贫移民户韩大爷,他的遭遇与解家疙瘩村一样,交了9万元,到现在也没拿到房子。另外,韩大爷还透露,本来扶贫办说好扶贫款每人补助4200元,他们家仅拿到一半的扶贫款,剩下的扶贫款不知去向。记者看到,他们的协议与解家疙瘩村一样,购房款也交给了高锦林。

在阳头升乡罗镇堡村王家沟自然村,这里有16户扶贫移民户,在这个村里,村民对扶贫移民工程意见很大。他们也是把购房款交给了高锦林,有6万元、9万元不等。据很多村民讲,扶贫移民,他们应该拿到扶贫资金或签字认定,到现在,他们村都没有任何人签字。

在王家沟村,村民除了出示与解家疙瘩村一样的购房协议书外,还有其他一份补充协议书。《补充协议》是高锦林与村民签订的,协议内容主要就移民楼体相关鉴定问题。

从村民口中得知,康乐新村移民楼房因停工期间被大雨侵蚀,导致地基下沉,房屋出现裂缝,工程延期,导致他们住不上房子。

据其中一位村民讲:“我们村不少群众多次到镇政府和县政府去上访,当地政府官员相互推诿,这个部门推那个部门,一直不给说法。最后,没办法,我和另外一些人在扶贫局大楼上准备跳楼。所以,才有后来这补充协议。但是,有什么用,现在还不是没给解决。听说承建商高兰县因为工程款没解决也曾跑去跳楼。”

政府主导的扶贫移民工程与高锦林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些村民要与高锦林签订协议?与高兰县又是什么关系?

个人何以承担移民工程建设

带着这些疑问,记者联系了康乐新村小区项目承建商高兰县和收款人高锦林。

高兰县,是隰县小有名气建筑商,曾经在当地承揽不少工程,按照当地居民讲,风光时高兰县身价也有上百万元,因为康乐新村移民工程问题,欠了很多外债,现在落魄了。当记者联系高兰县时,高兰县还有疑惑,当记者说明情况后,高兰县才道出自己的苦衷。

据高兰县讲,康乐新村审批的名字是隰县扶贫移民康乐小区。这个工程共两栋楼,建筑面积7799.89平方米,中标价为1763.38元。高兰县在没有承揽这个项目的时候,与高锦林仅是见面打招呼那种关系。一天,高锦林找到他,说他在政府有人脉关系,可以一起合作承揽政府扶贫移民工程。他们协商好后,高锦林首先让高兰县在康乐小区项目边上垫资给他建度假村,建完度假村后再建移民小区项目。

随后,康乐移民小区所有招标、建设等手续都以高兰县为法人名义进行申请。当手续下来后,成立项目部,项目部里有高兰县安排的会计,也有高锦林安排的会计。刚开始,村民把房款交给高锦林会计,高锦林会计再把费用转给高兰县会计。

高兰县讲,刚开始双方还比较和睦,工程进度也比较顺利,期间,高兰县仅一次收到高锦林300多万元工程款。

随后,2012年10月,高兰县因病到太原瞧病去了。接着,高锦林接收到移民户的购房款不再转给高兰县。2014年3月,因没有资金,康乐新村小区项目只好停工。然而,突然一场大雨,给凿山而建的康乐小区带来意想不到的冲击,过深的积水导致小区工程地基下沉,楼体出现裂缝。

工程出现问题,工程款没到位,是停工还是赶紧加固工程,在大是大非问题面前高兰县没得选择,只好继续把剩余工程修建完工。到2015年,康乐新村小区竣工。整个工程造价1700多万,高兰县除了项目开工接收高锦林转交的300多万元外,还有高锦林供给工地部分原材料,另外就是康乐新村小区几套房屋作工程抵押款,高兰县合计收工程款780万元。期间,高兰县拿300多万元高利贷垫付工人工资。

工程竣工了,拿不到钱,还要偿还几百万元高利贷利息,高兰县多次找政府相关部门解决,但是,没有一个部门领导答应解决问题。被逼无奈,高兰县到隰县县委大院扶贫局大楼准备“跳楼”。最后,到达现场的原县委书记王志华答应解决18万元。

对此,高锦林认为,康乐移民小区虽然叫移民工程,其实,主体还是个人开发。这个项目费用扶贫款仅占一小部分,移民户每人仅4200元。这种工程在隰县很普遍。

高锦林认为,康乐移民小区用地是他的砖厂用地,所以,这个项目由他来负责,几个村委会也是委托他来建设。这与隰县扶贫局没多大关系。所以,隰县的康乐移民小区扶贫款拨给他了,村民购房款也交给他了。到目前为止,还有部分扶贫款和200万元村民购房款没到位。

关于康乐移民小区交工延迟原因,高锦林认为,当初项目建设成本太高,最高达每平方米900元,甚至更高。我们给老百姓是每方平米1100元,计算下来都没什么利润,如果每平米1700元能赚钱。期间,因楼体下沉加固又投资了100万元。因延期,工程出现裂缝,村民现在要求每户补助8000元,我们同意补助每户3000元。现在还没有协商好。

还有,就是工程建设期间,建筑商突然撂挑子不干了,导致工程延期。建筑商现在又不把房子交给我,我也没法交房给购房户。

据了解,康乐移民小区工程出现楼体下沉,墙体裂缝问题,2015年7月,经山西省建筑科学研究院检测,鉴定结果符合居住标准。并出具《检测鉴定报告》书。

\

当时山西省扶贫办文件

项目管理混乱是根源所在

按照高锦林所言,康乐新村移民小区移民工程由他负责承建,扶贫款和购房款理所当然交给他。可是,个人是否有资格承担移民工程?是否有承担居民住宅建设资质?

据了解,康乐新村移民小区作为山西省重点移民工程之一,在《山西省扶贫开发办公室》晋开发办【2011】26号文件中补助标准已明确规定,2011年山西移民扶贫5万人,按每人5000元进行补助标准执行,建房补助每人4200元。还有公用基础设施等费用。在《2011年山西省移民扶贫人口迁出迁入计划表》中,2011年隰县扶贫迁出户数130户,人口600人。主要集中在康乐新村移民小区。

2011年,“隰县人民政府文件”隰政发【2011】47号文件“隰县人民政府关于下李乡解家疙瘩村等扶贫移民项目使用土地的批复”给隰县国土资源局的批示:同意你单位将城南乡五里后村委五里后村组建设用地(原五里后砖厂)0.6202公顷(9.30亩)作为隰县二0一一年山西省扶贫办扶贫移民搬迁所使用土地,具体位置以你单位上报资料为准。

\

康乐新村小区中标书

文件还明确表示隰县国土资源局负责批后实施、监管等工作。

在2011年11月18日隰县国土资源局批示的‘’下李乡解家疙瘩村等”为“扶贫移民项目”,项目地址为五里后隰县原鑫砖厂,土地取得方式为“划拨”。在康乐新村移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等也明确为“五里后村鑫金砖厂”,项目地址也吻合。

以上材料证实,康乐新村移民小区是隰县政府承担的工程,土地划拨,意味着康乐新村移民小区用地与高锦林无任何关系,高锦林为何说项目用地是他的呢?

还有,在2012年5月4日临汾市工程建设《中标通知书》中,康乐新村移民小区1、2楼中标的公司为“山西省隰县建安工程有限公司”,法人高兰县,合同上有解家疙瘩村、刁家峪村等三个村委会,相关招标代理公司等公章。在康乐新村移民小区所有的文件中法人都为高兰县。

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康乐新村移民小区作为扶贫项目,项目责任主体应该是政府,而非个人或其他组织。虽然隰县政府把康乐新村移民小区项目指定当地村委会招投标,但是,作为扶贫移民工程,当地政府是责任主体。在扶贫资金使用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康乐新村移民小区的扶贫资金和建设资金应该以划拨的方式转到中标人账户,这样才符合相关程序。接着,政府部门还要对工程项目资金使用、工程质量等进行监管,直到移民扶贫户顺利入住。

但是,山西省隰县建安工程有限公司作为隰县康乐新村移民小区的中标单位,法人高兰县认为,从2011年至今,他们没有接到政府部门任何资金。高锦林却承认部分扶贫款和村民购房款在他那里。这就成咄咄怪事。

隰县康乐新村移民小区扶贫资金为什么没到中标人账户?这是不是导致康乐新村移民小区工程延期的主要原因?显然,这是毋庸置疑的。

8月18日,记者到隰县扶贫办,一位女士接待记者,记者说明由来。但是,接待记者的女士以领导下乡为由拒绝提供任何信息。

\

\

高锦林与移民户签订的协议书

扶贫,不仅是隰县的事情,也是中央的重要工程,更是保护贫困户合法权益的重要渠道。隰县康乐新村移民小区作为山西省重要移民项目,在隰县却当作儿戏。项目建设和资金管理管理混乱,事情复杂化。这才导致工程迟迟无法交工,移民户苦等六年,甚至被逼去“跳楼”根源所在。

在隰县,康乐新村移民小区问题显然不是个例,在隰县其他扶贫项目上,也是问题不断。在隰县几天的走访中,记者发现,该县城出现好多地产打着扶贫移民项目变相开发商品房;还有,不少精准扶贫竟然存在儿女领财政工资,父母吃低保现象。

对此,本网将继续关注。(来源:众闻网)

\

编辑: xiaoqing 来源:众新闻网
0
延伸阅读
a04-正文-广告01